一波中特|全网最准一波中特
首頁  >  新聞發布  >  文化 > 正文
扭虧為盈 為衰老礦區轉型提供“徐礦樣本”

文章來源:江蘇省國資委 新華日報   發布時間:2019-07-25

它是擁有137年歷史的國際化特大型省屬能源集團,它是中國民族工業的啟蒙,它是煤炭工業改革的先鋒,它具有純正的紅色基因——它就是徐礦集團。今年上半年,徐礦集團經濟運行保持良好增長勢頭,利潤同比增長15.20%,上繳稅費15.53億元。

這一成績的取得實屬不易。2017年6月,徐礦曾面臨最為艱難的歷史關口:資源枯竭、發展不前、人心渙散。兩年來,徐礦穩定了大局、扭轉了虧損、找到了新路、改善了民生,高質量發展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創出了衰老礦區困境突圍、轉型重生的“徐礦樣本”。近日,記者對話徐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興振,解碼鳳凰涅槃背后的故事。

破解困局  “五血療法”劈波斬浪

新華日報《經濟周刊》:2017年,集團曾面臨怎樣的困局,是如何在困境中突圍的?

馮興振:2015年以來,因煤炭資源枯竭,徐礦在徐州礦區關閉了六對礦井,大批職工面臨失崗,加之內部管理混亂等因素疊加,2017年初,徐礦猶如大海中航行的老舊大船,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周圍風急浪陡,船體四處漏水,航行失去航標,船上人心惶恐,離心離崗,有的跳船求生。

艱難關口,2017年下半年,在新一屆領導班子的帶領下,集團作出旗幟鮮明講政治、確保“三個穩定”的決策,確立了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確定了“三好”的總體思想,即把企業效益實現好、把職工利益維護好、把社會責任履行好,奮力在困境中突圍。

困局怎么破?得找準病灶、綜合施策。我們堅持質量導向,扭住效益核心,綜合采取扭虧“止血”、創效“造血”、創業“補血”、融資“活血”、防控“抑血”措施,以“五血療法”走出了困境、夯實了家底。

一企一策扭虧“止血”。把扭虧“止血”作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27家虧損單位2017年7家扭虧,去年又有16家實現扭虧減虧,有效堵住了出血點。

謹慎投資防控“抑血”。我們牢牢樹立防風險這根弦,一個項目的投產周期一般在3-5年,熱門項目決策時是不錯,等建成后卻有可能迎來行業低谷期。因此,越是行情好,投資越要謹慎。

在一系列的舉措下,徐礦扭虧為盈,步入了高質量發展軌道。2017年6月份到2018年底,全集團實際創造經營利潤42億元,在補還歷史欠賬27.65億元后,實現利潤14.35億元;上繳稅費40.87億元,同口徑同比增長33.43%。

涅槃重生  在全省大局中謀劃新定位

新華日報《經濟周刊》:集團如何在不到2年的時間里,實現了轉型重生?

馮興振:新路應該怎么走?我們采取了群眾路線,提出堅持從職工中來、到職工中去,深入開展了“走訪轉”活動,即“走進基層、走進職工、走進困難群體,訪民情、訪問題、訪對策,轉變作風、轉換思路、轉型發展”。

經過“三走三訪三轉”,共匯總意見建議1422條,在此基礎上,徐礦確定了新定位。我們“跳出徐礦看徐礦,站在全國看徐礦”,在全省發展大局中謀劃徐礦的定位。江蘇是經濟強省、能源需求大省,同時又是資源小省。伴隨著煤炭資源的逐漸枯竭,江蘇的能源安全如何保障?我們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能源安全新戰略,確立了服務江蘇能源安全保障的新定位和建設國際化特大型省屬能源集團的總目標。

如何保障江蘇能源供應,開啟新的高質量發展空間?首先,我們調整了發展戰略,堅持聚焦主業,做徐礦應該干、能夠干、干得好的事,提出“一體兩翼”發展路徑,“一體”,即煤電化核心主體產業;“兩翼”,即盤活電網鐵路存量資源和開發品牌技術無形資源。

在確定了“一體兩翼”發展路徑后,徐礦放眼全國能源大基地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布局和建設“蒙電送蘇”“陜電送蘇”“晉焦入蘇”、新疆煤電一體化、“一帶一路”能源服務和“省內清潔能源”等六大能源基地。

集團在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裝機596萬千瓦電力及配套煤礦項目,近日被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列入國家第一批煤電聯營重點推進項目;在孟加拉國2.6億美元服務外包項目運營良好,過去一年中,258名徐礦人創收4億元。經過不懈努力,“六大能源基地”逐步形成煤炭產能5000萬噸/年、電力裝機容量2000萬千瓦、焦炭入蘇1000萬噸/年,成為江蘇能源安全保障的主力軍,加快推進徐礦向能源綜合服務商邁進。

企業效益好轉后,徐礦首先想到職工。2017年,職工工資同比恢復性增長35%,2018年又同比增長15%。一年來,集團給困難家庭發放慰問金1500萬元,為1580名困難職工子女發放助學金,首次給內退職工漲工資18%,率先設立100萬元扶貧基金,改善民生投入超過10億元。

礦區轉型  探索出三大樣本經驗

新華日報《經濟周刊》:從穩下來、走出來到好起來、強起來,在徐礦轉型重生的過程中,最大的經驗是什么?

馮興振:“企業滅失、職工失崗;生態破壞、環境失治;經濟失源、社會失穩”是礦井關閉的通常連鎖反應。衰老礦區轉型,必須解決產業如何接續、人員如何安置、生態如何治理這三大難題。徐礦不把人員推向社會、不把包袱推向地方、不把責任推給政府,創造性地破解了“礦關了人怎么辦”的行業難題,創造了三個樣本。

解決好產業如何接續問題,創出了老工業基地轉型樣本。戰場由東向西轉。聚焦能源主業,發展實體經濟,在國家煤炭基地布局優化、產業結構升級和江蘇能源安全保障中來定位、來謀劃,布局六大能源基地。產能由劣向優轉,我們淘汰了落后產能,在新疆建設了全疆最大的井工煤礦(當煤層離地表遠時,一般選擇向地下開掘巷道采掘煤炭的為井工煤礦),在陜西建設了首個智能生態礦井。產業由低向高轉。實施煤電一體化、煤化一體化,推動產業結構由一煤獨大向煤基高級化升級。發展由散向聚轉,有序退出投資分散的新設公司11家,整合內部資源清理“四類企業”“三類參股”和“僵尸企業”43家,今年底前集體企業可實現基本出清。

解決好人員如何安置問題,創出了關閉礦井重生樣本。我們樹立滿眼都是人才、滿眼都是資源理念,充分發揮百年徐礦的品牌、技術、人才等優勢,大力開展以技術和管理為主的服務外包產業,并從煤炭電力向物業、工程、救援等多領域延伸。目前服務外包涉足6個國家、9個省區,創業人員近1萬人,年創收近20億元,破解了礦關了人怎么辦的行業難題。

解決好生態如何治理問題,創出了衰老礦區生態修復樣本。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在與地方政府協同融合中盤活存量資源、修復治理生態。我們按照宜景則景、宜居則居、宜商則商的原則,累計投入生態治理和村莊搬遷資金44.4億元,配合地方政府在往日的塌陷地上相繼建成了潘安湖、安國湖、九里湖等國家生態濕地公園,采煤搬遷集中建設的馬莊村、湖里村、楊屯村成為鄉村振興的亮麗名片。

(新華日報記者  杭春燕 許海燕)

【責任編輯:王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一波中特 广东南粤风彩好彩三 足球让球胜负正是什么意思 三张牌传奇 酒吧里骰子梭哈怎么玩 75秒时时彩网址 彩票助赢计划网页版 重庆时时新版走势图 快乐12每期推荐号 赌场二十一点游戏 浙江快乐12任3稳赚